设为首页 丨 
加入收藏 丨 联系我们
上重庆在线--知晓天下事!




网站首页 » 最新资讯 » 历时7天行军700余里 红军在这里播下革命火种
历时7天行军700余里 红军在这里播下革命火种
时间:2021-03-29      作者:重庆日报

  3月11日,巫溪县徐家镇一线天山顶处碉堡遗迹。1932年12月15日,红军在这里突破了国民党军队的防线。记者 谢智强 摄/视觉重庆

  3月11日,渝陕鄂交界处,鸡心岭,海拔1890米。

  国务院于2008年设立的界碑格外醒目,界碑的三个棱面所对应的区域分属湖北省竹溪县、陕西省镇坪县和重庆市巫溪县。站在界碑处远眺,入眼皆是高山深谷,悬崖千仞。

  “攀上鸡心岭,一脚踏三省;去时不知归,归来身失魂……”这首记载于《巫溪县志》中的民谣,描述的是清顺治元年(1644年),挑夫从巫溪大宁盐场经鸡心岭古盐道运盐至湖北、陕西的艰辛。鸡心岭的险要跃然纸上。

  但鲜为人知的是,1932年12月15日,贺龙带领的红三军主力部队正是经鸡心岭,从巫盐古道进入四川省巫溪县(今重庆市巫溪县)境内。红军在巫溪历时5天,经过7个乡镇,行军700余里。他们打倒土豪劣绅,分配粮食给穷人,向老百姓宣传革命主张,在巫溪大地播下了革命的火种。

  红军从鸡心岭进入巫溪

  鸡心岭上的界碑右侧有一条羊肠小道,因为长期鲜有人走,现已消失在半人高的灌木丛中。“这是过去川人运盐入陕鄂的古盐道。”同行的巫溪县委党史研究室工作人员向利华指着山坡告诉重庆日报记者,当年贺龙率领的红三军右路军便是沿着这条羊肠小道,从湖北竹溪经鸡心岭进入巫溪境内。

  1932年6月,蒋介石调集重兵向各革命根据地发动第四次反革命“围剿”。同年10月,贺龙率湘鄂西红三军,从洪湖出发,历经湖北随州、豫西南、陕南等地,翻越大巴山,沿川鄂边南下,于1933年1月13日进驻湖南桑植县城,结束了3500多公里的长途战略大转移。

  1932年12月中旬,红三军在湖北省竹溪县兵分两路。右路军由红三军军长贺龙率领,经鸡心岭进入巫溪徐家;左路军由红三军政委关向应率领,中共中央湘鄂西分局书记夏曦随队,沿巫溪阴条岭(神农架余脉)进入巫溪双阳和兰英大峡谷。

  七蟒峡一役,吓得国民党县长弃城逃跑

  野猪峡,又名“一线天”,坐落在巫溪县徐家镇的一条小河沟上。一里长的峡谷,两岸壁立千仞,谷宽仅二丈左右。

  因其地势险要,这里自古以来便是出入川陕鄂的咽喉要道。当年,国民党黄涛部队在一线天峡谷旁的山坡上设碉堡,居高临下,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向利华告诉记者,1932年12月15日清晨,红三军右路军先头部队从鸡心岭下山后,从山间小路快速穿插,奇袭一线天山顶碉堡。黄涛部队失守一线天后,纠集了保安队300余人退守七蟒峡。红军兵分三路,一路正面突击,一路从河对岸山头攻击,一路翻到后面山顶居高临下包抄,七蟒峡炮声隆隆、枪声大作,腹背受敌的敌军仓皇向县城逃窜。当时的巫溪县县长蒋登第获悉红军连克一线天、七蟒峡后,吓得弃城逃跑。

  12月15日晚,红三军右路军八九千人夜宿徐家坝,并在徐家坝花屋场处决恶霸,把土豪的粮食衣服分给穷人。当地老人至今还记得,红军的部队当晚就睡在老百姓的屋檐下,对群众秋毫无犯。

  “红三军留下的红色遗迹,极大丰富了徐家镇红色文化的内涵。”徐家镇党委书记冉发军介绍,目前,徐家镇着力挖掘红色资源,打造“讲红军故事,学红军精神、唱红军歌谣、吃红军饭菜、走红军道路”的红色主题旅游路线,每年吸引游客超20万人次。

  红军与老百姓结下鱼水情

  12月16日清晨,红三军右路军从徐家出发,经白鹿、双阳,从阴条岭边到兰英大峡谷顶,向巫溪通城夏布坪进发。关向应、夏曦带领的红三军左路军则从湖北竹溪的梨子坪、神农架松柏一带,沿巫溪阴条岭余脉,经兰英大峡谷谷底向夏布坪挺进。

  身着单衣薄裤的红军冒着严寒,攀山谷、过冰湖,经历了难以想象的困难,于12月18日在夏布坪顺利会师。部队攀越兰英大峡谷一处被当地人称为“死亡山谷”的峭壁时,有红军战士和骡马不慎摔下深谷。当地人为了纪念红军,将这里叫做“摔马岩”。

  巫溪县委党史研究室主任邵碧清告诉记者,红三军进入巫溪前,国民党造谣诬蔑红军是“红匪”,要“杀人放火”“拖猪宰羊”,当地老百姓被吓得躲到了山里。但红军一路军纪严明、公平买卖、不拿群众一针一线,把老百姓当作自己亲人,用实际行动赢得了老百姓的支持和拥护。

  在徐家镇、通城镇,至今还流传着红军把土豪的粮食分给穷人,一个铜板买一个橘子,留下棉袄、乌木筷子等物品抵饭钱等故事。红军在翻越阴条岭、兰英大峡谷时,也多亏当地老百姓的帮助,才得以在冰天雪地里走出了这段“死亡山谷”。

  在通城镇,不少老人还记得当年红军“挥泪斩同胞”的故事。邵碧清介绍,红军在通城扎营时,因天气寒冷,一名红军战士烤火取暖引燃了农民彭丰相家的草房;另有红军战士为了给部队“打牙祭”,误把村民范永红家喂的肥猪当作地主家的猪拖走了。为了严肃军纪,红三军司令部作出决定,将违纪战士就地处决。

  在通城,红军战士还抓住了正准备逃跑的当地土豪陈德茂,他随身携带的皮箱里装满了穷人写下的高利贷票据和地契。红军将票据和地契全数烧毁,并处决了陈德茂。对此,当地老百姓无不拍手称庆。

  一幅红军标语保存至今

  邵碧清介绍,红军进入巫溪后,到处书写“红军打富济贫”“打倒土豪劣绅”“打土豪分田地救穷人”等标语,向群众宣传革命主张。

  3月10日,记者在通城镇长红村张家大院红三军司令部旧址一间厢房的土墙上,看到了一幅落款为“红三军政治部”的标语。

  张家大院是国民党还乡团团总张传松的旧宅,守护标语的老人张同如今年已80岁高龄,是张传松的曾孙,他向记者讲述了这幅标语的故事。

  1932年12月18日早晨,两路红军在夏布坪会师后,贺龙将司令部设在张家大院,商讨攻打巫山大昌镇的作战计划。张家大院一楼一底,后有退堂正屋,左右两边是厢房,红军便在左右两间厢房的泥墙上书写了标语。“分配土豪的粮食和衣服给穷人”和“红军为穷人得到土地粮食和平而战”,并落款“红三军政治部,一九三二年冬,红军路过此地初次宣传。”

  张同如说,红军离开后,两幅标语便一直流了下来。后来,右边厢房因几近垮塌,被居住在这里村民拆除后重建,当年的标语便只剩下了一张照片;左边厢房则一直保存下来,墙上的标语也得以保存至今。

  通城镇党委书记王兵告诉记者,红三军进入通城后,整个通城坝子都住满了红军,山路上首尾相接全是红军,这条路也因此被当地老百姓称为“红路”。后来通城乡大兴村改名“红路村”,现在叫“长红村”;当地的新华小学也改名“红路小学”,校名沿用至今。王兵介绍,通城镇为纪念红军,建成红三军纪念广场、红三军司令部旧址陈列室,打造红色旅游线路,每年吸引数十万游客前来重温红军历史,感受红色文化。

  1932年12月19日,红三军自通城出发,向巫山挺进。在巫溪短短5天时间里,红军把群众当成自己的亲人,他们打击土豪,纪律严明,与当地百姓结下了鱼水深情。红军离开后,当地群众自发创作了《十字红军歌》《红路》等歌曲,一直传唱至今。

  记者离开通城时,偶遇几名红路小学学生放学回家。一路上,他们唱着校歌《红路》:“我们走在红色路上,红军足迹在脚下闪光;拼搏中铸造理想信念,我们播种春天的希望……”



最新资讯












热点排行
友情链接
重庆在线 互联网信息备案:渝ICP备50010402000911号
Copyright © chongqingol.com.cn 版权所有 举报电话:12377
重庆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网站技术支持:泰纳网络